注册送68元

2012-08-29 15:44 来源:互联网

玉米地里生长着润泽信息港——位于河北廊坊的这个云存储数据中心,仅仅前期规划面积就是目前全球最大数据中心(位于美国芝加哥)的两倍多。(南方周末记者谢鹏/图)

作者:南方周末记者谢鹏发自北京

一场世界范围内的云“革命”,带来了无数新生意。越来越多中国城市与企业,正拼命挤进这场云计算产业盛宴。

如何在产业革命中跃上青云,而不是云里雾里凑热闹,才是真正的考验所在。

“云”涌

北京是祥云,上海是云海,深圳是鲲云,重庆是云端,杭州是云超市,宁波是星云,无锡是云谷,苏州叫彩云,哈尔滨叫云飞扬,广州天云,惠州惠云,秦皇岛叫数谷。

“云”,正在中国成为一场云里雾里的盛宴。

不管是不是清楚“云”到底是什么,不管是不是有“云”化的信息产业基础,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匆忙地戴上“云”这个时髦的帽子。

比如,北京是祥云,上海是云海,深圳是鲲云,重庆是云端,杭州是云超市,宁波是星云,无锡是云谷,苏州叫彩云,哈尔滨叫云飞扬,广州天云,惠州惠云,秦皇岛叫数谷。

最野心勃勃的是重庆。2011年4月,重庆的两江新区开建“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实验区”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,总投资400亿元。仅十多天后,这个“最大”就被当地开建的另一工程赶超——江津区云计算产业基地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,总投资达500亿元。

这场盛宴是如此热闹,一些更小的城市也不愿缺席,河北的涿州也宣布要投资50亿元建立云计算基地。

无数公司也正在挤进宴会。

就在涿州,一家叫“鸿蒙国际”的公司宣称要成为全球首个云计算应用网站平台。这是一家由国有印刷工厂改制而来的企业,它号称已经开发出了复杂的“云中云”体系,能为中国的每个乡镇都提供一个独立网站。

“中国目前确实存在云跃进现象。”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超男有些担忧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她所在的公司是河北廊坊润泽信息港的投资建设方。润泽信息港被称为目前中国规划最大的云存储数据中心,仅前期规划就是现在全球最大数据中心(位于美国芝加哥)的两倍多。

“革命”与生意

在业界看来,云计算有望成为继大型计算机、个人计算机、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IT产业革命。

所谓云计算,就是要建立信息的公共电厂——就像以前许多工厂都自己买发电机发电,后来有了公共电厂,就变成了只需要按用的度数买电。

在云时代中,无论企业还是消费者,只需要买其他人提供的服务,而不需要自己去“发电”——买软件或是组建IT团队。

以一个在线账务管理系统为例,一年的租赁费只有300-500元。而买一套软件,往往需要上百万元。

再比如,对消费者来说,最简单的云计算应用是,可以把买硬盘的钱省下来,用少量的钱把大量数据存到云中去。

对于做这门生意的企业来说,云时代,就是卖“计算机”的不卖“机”了,卖“计算”了;卖“存储器”的不卖“器”了,卖“存储”了。总之,云时代,不卖“服务器”卖“服务”了。

正因为这些巨大变化,在业界看来,云计算有望成为继大型计算机、个人计算机、互联网之后的第四次IT产业革命。

为了抓住产业颠覆性变革的机会,目前我国政府规划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和无锡五个云计算示范城市,任务是探讨商业化运作,突破核心技术,制定标准,成立产业。

更令人垂涎的是,“革命”将带来滚滚财富。

美国市场研究公司IDC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,2010年中国云计算服务市场规模已达3.2亿美元,并将以近40%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,到2014年其规模将超过10亿美元。市场上最乐观的估计是,到2015年,云计算将在新兴产业中占到15%-20%的规模。

先驱还是先烈

云计算应用成熟的美国,在经历了需求暴增期之后,数据中心的数量从过去1100个削减到现在的300个左右。

云计算的产业链上,首先就是基础架构,即数据中心。

数据中心跟云计算的关系,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超男有一个形象的比喻:云存储是云计算的基础,云存储是个海,经过光合作用形成一些云,即云计算。云聚集到一定的时候会下雨,那就是物联网。因此,润泽在做“海水”的生意。

周超男,女,湖南人,今年51岁,早年在湖南粮食系统工作过,后来做运输贸易和管理国有出租车公司。1996年下海经商,在常德市修路期间开始发迹。2000到北京发展,杀入通讯管网领域,目前“垄断”了北京通州区的管网建设。

现在,周超男的新目标是云存储数据中心。她对南方周末记者预测,十二五期间,每个中国人需要存储的数据是一个TB(1TB=1024GB),十三五期间则是每人10TB。

她说,现在北京的数据中心,建设一个满一个。由于微博带来的数据暴增,让新浪找到了她谈合作,希望在2012年6月30日之前入驻润泽信息港。

延伸 · 阅读